A

【翻译】肖根治愈系AU之二:灵魂伴侣(二)

又虐又甜

小驴屹耳:

原文在此:poi-au: the soulmate au




前文:灵魂伴侣(一)




译者说明:这又是一篇与原剧剧情和人物高度贴合的灵魂伴侣AU。“灵魂伴侣AU”我一向觉得太鬼扯,直到在AO3上读到一篇Older(原文链接),三观为之震撼。汤主poi-au的这篇soulmate au,奇妙之处在于它在恋人之外还写到友谊,从而把整个机器小队(甚至TM)都包括在内。能把如此荒唐的逻辑理得通顺,深情感人,我是服的。




内容预警:自杀;死亡。




***




设定:灵魂伴侣既可以是恋人(浪漫型soulmate),也可以是挚友(柏拉图型soulmate);灵魂伴侣之间能够分享彼此的情绪感受:恋人从出生那一刻起,挚友从相识那一刻起。




灵魂伴侣(二)





  • 我们来想象一下TM第一次跟Root说话。她感觉到一股冷冷的电流沿着脊柱一路向下。机器看着自己的代码不安地跳动。她们在那一刻心领神会


  • 好吧,当然还有Harold,某天他正开开心心地修着TM的代码,很是心满意足。突然,他觉得自己溺水,即将没顶。一切都那么绝望。那么虚无。


  • 因为John刚刚知道Jessica死了。


  • Carter和John的初遇。Carter被一股绝望的情绪击中。她都搞不明白John怎么还能站立不倒。而John立刻紧紧抓住了Carter的惊异和勇气,因为,能够免于恐惧(那是Harold的)或悲哀,真是太好了。


  • 小小锤从来没有什么强烈的情绪。这教小小根更感绝望。她总在想,可能她没有自己的灵魂伴侣;可能她是残缺破碎的;可能,也是因为这个,汉娜不是她的soulmate。


  • 而小小锤则被她的狗屁灵魂伴侣搞得要烦死了。这个人成天悲悲喜喜就跟坐过山车似的。这种喜怒无常害她头晕。她不停地对父母抱怨。


  • 然后,大约在小锤12岁的时候,她感觉到后脑勺里有一股压力在慢慢集聚。很疼。痛感、丧失和愤恨,一股要杀人的烈怒,强烈得令她害怕。这股感觉几乎要喷薄而出:背叛,恐惧,深刻的、无边无际的哀伤。无望。


  • 因为汉娜死了,而没有人相信Root的话。


  • 那以后,有一段时间,小锤感觉不到她的灵魂伴侣了。因为Root学会了麻木。


  • 她们俩就这样过了好多年,谁都感觉不到对方。


  • Root沉迷于复仇。Shaw加入了ISA。


  • Root发现了TM。Shaw感觉到一丝希望的火花。像暗夜窗台上点燃了一支蜡烛。


  • 可能她的灵魂伴侣还没被死神收去呢。


  • 某个深夜,Root确乎真切地感觉到她的灵魂伴侣存在了。那时她正在敲着电脑键盘,突然一股情绪袭来,胸口和喉咙猛地收紧,教她几乎无法呼吸。丧失的感觉。


  • Cole死了。


  • 这股情绪来得突然,消失得同样迅疾。


  • 但Root现在有了希望。她还不是无可救药。有一个人,在某个地方。


  • Shaw感觉到的火苗是越烧越旺了。胸腔里那一股陌生的温暖令她不安。她徒劳地试图浇灭它、驱散它。“我比较喜欢你,是在我以为你死了的时候。”某天夜里她这样喃喃自语。


  • 也是在那个夜里,稍晚的时候,Root的五脏六腑都能感觉到她灵魂伴侣的离开。“求你回来。”


  • Shaw并不知道Root就是她的灵魂伴侣,直到Root用电击枪将她击倒。她打开门看见Root(那个时候她叫Veronica),她感觉到那个人如电火花般跳跃着的兴奋和期待。然而Veronica看上去很平静,一点点担忧,一点点紧张。完全不像她感觉到的那位灵魂伴侣如烟花般绽放的情绪。


  • 这可真遗憾。Veronica看上去挺辣的。


  • Root最早开始感觉到TM,是她与John和Harold第一次遭遇的时候。TM已经知道她。通过两位男士,她们算是正式见面了。


  • 这不是她通常习惯的感觉。与其说是感觉,不如说是后脑穿过的一股滋滋作响的电流。每当有新的号码冒出来,电流的声音就会加强。Root那个时候还不知道。但从那时起她就开始慢慢琢磨。她精通电脑。那股电流声她很熟悉。第一次铩羽而归终于教她恍然大悟。


  • 她不顾一切地要找到。以前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生里还会有挚友。自从失去汉娜,她都不相信自己还可以有朋友。但上帝选中了她。而且不止于此:她与机器,她们是命中注定。


  • 而她意识到Shaw是她的恋人,则花了很长时间。


  • 因为Shaw对任何事都没有情绪反应,除了一点点小暴躁。


  • 直到Shaw遇到Tomas,Root才醒悟过来。


  • 当然,Shaw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嫉妒和焦虑。不过还不止于此。当Shaw开始和Tomas调情;当Shaw在认真地考虑Tomas远走高飞的邀请……


  • Root感觉到了。Shaw的被吸引。被诱惑。


  • 她害怕得几乎要吐。


  • 而这个,当然Shaw也感觉到了。


  • 稍晚的时候,Shaw找到她。她问Tomas在哪里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。但Shaw能感觉到她胸口抽缩得紧紧的。


  • 她不知道怎么告诉Root她为什么留下来。怎么告诉Root她知道她们属于彼此,而她对此一点儿也不反感。


  • 她最后只是说:“I guess there are things I care about here.”


  • 释然的潮水涌过Root的胸膛,而几个月前感觉到的那股暖流重又汹涌澎湃。这让Shaw觉得她差不多等于对Root说了句“我爱你”。


  • 整个机器小队由各种各样的灵魂伴侣组成,只要其中一个人有强烈的情绪感受,就会触发多米诺效应。


  • 挚友之间的多米诺效应没有那么强,但仍然存在。


  • 可是,当Shaw被撒玛利亚人掳去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
  • Shaw经历了巨大的情绪动荡,有的是因为模拟,有的是因为Root。


  • 而John和Harold感受到了。天啊,Root是怎么承受这一切的。


  • 而Root欣然承受,因为“这样我就知道她还活着。”


  • Shaw自杀了7000多次,每一次Root都感受到了。


  • 想象一下第一次有多痛苦吧。


  • 他们正在执行任务。有个号码需要拯救。


  • Root引着大家去安全的地方。


  • 突然,她高声尖叫。


  • 痛不欲生,撕心裂肺。周身热血瞬间成冰。


  • 远比他们第一次失去Shaw时,在电梯里听到她的哀号可怕得多。


  • Root瘫倒在地上。她无法站立,无法呼吸。


  • 丧失感是如此浩大,起初她甚至哭都哭不出来。


  • 然后,过了几秒钟,一切都消失了。她能感觉到……细微的情绪。确定无疑是Shaw的情绪。就好像被调到暗哑的音量,但确确实实在那里。


  • 她这才开始哭泣。哭得全身不停地颤抖。Harold和John手足无措。他们能感觉到她的怆痛和释然,但他们不明所以。


  •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
  • 几个月过去了,慢慢地,这种经历变得可以忍受。Root学会了怎么应对。她明白了一定是撒玛利亚人在对Shaw做模拟。


  • 即便如此,每次还是有大约六秒钟的时间窗口,她不能确定。那六秒钟是混沌的:这一次可能是真。


  • 每一次,Harold和John都知道。


  • Root整个人如冰封般僵住。她闭上眼睛,开始一秒一秒地数。


  • 数过六,她才能重新呼吸。


  • 他们会在这六秒钟里轻轻捏住她的肩膀,教她知道他们就在她身旁。他们是一起的。


  • 教她知道,终有一天,她再也不用这样数秒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252)

  1.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